Friday, December 22, 2006

民進黨的自毀滅,不等於對手已做好準備

November 29, 2006
民進黨的自毀滅,不等於對手已做好準備

本文是楊照九月十三日在國民黨中常會之講稿 (取自新新聞)

六年來我們應該學到的最重要教訓是--讓沒有做好執政準備的人上台執政,是件多麼可怕、
後遺症無窮的事!這些年來,不曾認真、正面、誠意地看待歷史的負面態度,
反而對過去沾沾自喜以致強化了歷史情緒的國民黨,是沒有資格再度執政的。
台灣的未來決定於:一個獲得執政權的黨,到底為執政做了多久、多少、多正確的準備!

文/楊照


少年時代,我練過一小段時間田徑。在田徑賽所有項目中,最讓我著迷的,首推百十高欄。

跑道上密密麻麻排列著高高的欄架,我們連要爬過去都有困難,
然而比賽的選手卻要準確地抬腿、跨欄,
讓欄架從伸直的腿下,不到一公分的地方擦過,
同時使後腿彎曲、橫斜過欄,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不能有絲毫猶豫,
更不容許有任何差錯。正式比賽中,
撞倒任何一架欄杆,幾乎就注定與勝利、獎牌無緣了。

觀察台灣政局當前的發展,我常常想起少年時喜愛的百十高欄賽跑。
民主時代的政權競逐,最像百十高欄賽跑,
而不是百米衝刺,或許多人喜歡拿來比擬的馬拉松賽跑。

政黨之間的競爭,不祇考驗衝勁、也不祇考驗耐力,
還考驗超越一次次艱難障礙的能力。要一邊超越障礙,
一邊努力快速向前跑。超越欄架有很多方式。你可以停下來小心地爬過去,
可以慢下來墊步翻過去,如果不怕痛的話,
你甚至可以盲目地硬將欄架撞倒。可是如果想要最快抵達終點,
對不起,你祇有一種選擇,一種最正確最省力的跨欄姿勢,
既不需墊步、也不需手扶欄架,就那樣從欄架上方滑過。

六年前,國民黨失去中央執政權,那過程,如果用百十高欄賽跑比喻,
一路就看到國民黨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欄架前出狀況。
一下子被這架子絆倒,好不容易爬起來,又馬上撞上一個架子,
弄得自己膝蓋瘀青,一拐一拐的。國民黨這個選手,
自己在跑道上搞得轟轟烈烈,弄出好大的聲響,引起所有人側目。
這時候,跑道上的對手,民進黨,
一邊驚訝地回頭看著國民黨的糗態,一邊小心翼翼爬過一個個欄架,
終於在國民黨之前抵達了終點。
無實力!輕鬆取得領先優勢

我們可以說:民進黨偷走了比賽的勝利。不過這「偷」,
不是從國民黨手裡偷走的。民進黨的確比國民黨早到終點,
當然就贏過了國民黨。「偷」是意謂著,民進黨其實不是個合格的百十高欄選手,
他根本沒學會如何跨欄的基本技術,
迷迷糊糊、懵懵懂懂遇上了一個更糟糕的、自我毀滅的對手,就贏了。

六年來,台灣遭遇到的許多難堪與不堪,都和這「偷」的結果有關。
六年來,如果有什麼教訓我們可以學、應該學的,
那必定是--讓沒有做好準備的人上台執政,
是件多麼可怕、後遺症無窮的事!

六年之後,就在這個當下,我們聽到下一場百十高欄比賽跑道上,
接二連三傳來乒乒乓乓亂七八糟的聲響。
每隔一陣就來一聲,而且一聲響過一聲。那個叫民進黨的選手,
正錯亂地用各種方式絆倒、撞倒欄架,
弄出了一堆教人不忍卒睹的場面。

角色倒過來,然而情況卻照樣搬演。
這次換國民黨邊跑邊回頭看民進黨自我毀滅式的種種醜劇,
而且還常常看好戲看到幾乎停下來腳步,忘了自己面前也有欄架要跨。

國民黨驚訝地發現,自己慢吞吞、既不俐落更不優雅地爬過一個個欄架,
完全沒實力,
竟然就取得了毫不含糊的領先優勢!

在這個時間點上,我們問:「國民黨距離執政有多遠?」
很多人,包括很多國民黨人士,
心裡浮上的答案可能就是:「到二○○八年五月,還有一年八個月的距離。」
甚至或許還有人認為距離比一年八個月更近,誰知道下個月、
說不準下周,阿扁就下台了呢!
在提供我對這個題目的答案之前,請容我重複一次,
六年來我們應該學到的最重要教訓是--
讓沒有做好執政準備的人上台執政,
是件多麼可怕、後遺症無窮的事!

很不幸!國民黨疏於反省改革

從一個角度看:今之國民黨離重返執政位置很近很近。
因為自我毀滅的陳水扁與民進黨,
一天天拚命將下一任的執政棒子往國民黨手裡塞。
然而也正因為這樣,如果換一個標準衡量,
那麼國民黨距離執政,恐怕還很遠很遠。


如果我們的角度是檢驗:國民黨為重新執政,做了哪些準備?
如果我們的標準是:國民黨具備了哪些有效執政的條件?

使國民黨無法認真做好執政準備的,有兩道極難跨越的高欄。
第一是:國民黨太在意、
太有興趣於民進黨的自我毀滅,
甚至沉迷於對民進黨錯誤作為的指指點點,
以至於無心也無力於回頭看自己、
檢討自己,更遑論準備自己了。
確認民進黨壞、民進黨糟,完全無助於使國民黨變好,讓國民黨變好的,
祇有國民黨自身的反省與改革,
然而不幸地,民進黨創造了一種環境,讓國民黨懶於疏於反省、改革的環境。

還有另一項大障礙。國民黨裡有太多人相信一種「懶惰」的邏輯,
他們主張:「因為國民黨以前執政過,
因為國民黨以前執政很久,所以國民黨當然知道怎樣執政、當然會執政。」

這邏輯不通的。第一不通,國民黨過去在自己創造的威權體制下執政,
威權體制而今安在哉?從威權到民主,
多大的歷史性變化,截然不同的政治體制,要求截然不同的執政能力。
起蔣經國先生、李國鼎先生、孫運璿先生於九泉之下,
恕我直言,他們大概都會水土不服適應不良,
對民主制度下的政務推動不知所措吧!
更何況,國民黨真有能力向過去招魂,
起諸位先輩同志於九泉之下?國民黨有辦法抹去八年時間的做法,
讓老者再少、逝者重歸?不可能,
以前具備執政經驗與執政能力的人,經過八年時間,他們沒有人會停留在時間的原點上。

不實際!沾沾自喜過往成就

讓我們面對現實。國民黨重返執政位置,
不管是今年、明年或二○○八,都必須處理民進黨執政改造後的台灣,
國民黨不可能虛幻地、真空地想像一個台灣,
而是要挽起袖子、褲管,收拾民進黨留下的局面。

愈是愛罵民進黨的人,愈該有這種警覺,
愈該有這種反省:那,如果有一天國家在我們手裡,
我們誰有能力用什麼方式讓這一切在最短時間內回到正軌上?
要達成這樁任務,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政策、
什麼樣的程序、什麼樣的人才?

使得國民黨在失去政權之後,一直無法拉近與執政之間距離的,
是一種不切實際的「還原主義」態度。
這幾年來,國民黨最清楚最強悍的訴求,
祇有:「讓我們倒撥時鐘,回到二○○○年以前。」

相對民進黨缺乏人才、程序混亂造成的種種傷害,
國民黨難免對自己過去的執政成就沾沾自喜。
民進黨執政成績越差,國民黨就越懷念自己過去的成績。
然而這種沾沾自喜其實帶著濃厚的悲劇陰影。

陰影一,它使得國民黨沉溺在「向後看」的情緒裡,
遲遲沒有培養出「向前看」、「朝未來看」的習慣。
陰影二,它讓國民黨陷入另一種「比爛」的價值中,
卻不自知。

民進黨的「比爛」標準是:我們已經比以前的國民黨民主了,
你們還要怎樣?國民黨的「比爛」態度則是:
我們過去的成績已經比現在的民進黨好了,
你們憑什麼批評我們?
這都是「比爛」,因為都是選擇差的、低的標準,來抬高自己。
反覆不斷懷念舊成績,
使得國民黨沒有做一件重返執政、
稱職執政不能不做的事--訂定出一套新標準,告訴人民,
一個真正好的政府,應該做哪些事,
又絕對不能犯哪些錯;一個真正好的政府,應該用什麼程序把台灣帶到哪裡去。

這套標準,才是「新國民黨」賴以建立的基礎。
這套標準,一方面要用來檢驗、反省國民黨自己過去執政的成績;
另一方面也要當做對台灣人民莊嚴、
神聖的許諾。願景就在其中,還有實踐願景的決心與步驟,也必然在其中。

高標準!重新檢驗自己的過去

用美化眼光懷念過去的國民黨,無法面對,
甚至無從探測一種根深柢固的台灣心靈--你們知道有多少人打從心底害怕,
無論必須付出多大的代價,他們就是不願看到以前的國民黨再回到執政位子上嗎?
你們知道又有多少人根深柢固也不信任國民黨,
不信任國民黨的過去,視國民黨一切所做所為都是虛偽宣傳下的產物嗎?

這些年來,國民黨不曾認真、正面、誠意地看待這些負面態度,
我並不天真地以為,這些歷史造成的負面態度,
有可能完全和解、消除,然而恕我說句不客氣的話,
不做努力溝通歷史情緒,
反而對過去沾沾自喜以致強化了歷史情緒的國民黨,
是沒有資格再度執政的;就算再度取得政權,
國民黨也會在這種害怕與不信任的壓力下,喪失有效執政的機會。

國民黨距離執政還很遠,因為這個黨蹉跎了六年的時光,
沒有做好讓自己與台灣社會重新連結的工作。
這六年來,國民黨比較像是一個場上的旁觀者。
在場上看民進黨一直跌倒、出糗,熱心地喝倒采、發噓聲,
渾然忘記了自己真正最該做的事,是利用對
「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拉近「到執政之路」,
國民黨有兩個不能--不能想要抄捷徑,
不能想要「回到從前」。國民黨要誠懇誠實地看待台灣現狀,
擬出台灣未來十年二十年的情境圖像,
哪些是可變哪些是不可變的,清楚向台灣社會說明,
並做出負責、明確的「與人民有約」的承諾。
國民黨要用平靜心情、嚴格標準,重新檢驗自己的過去。
四十年威權統治,國民黨做對了什麼不必再去宣傳,
因為以前已經宣傳過度到令人反感的地步了,
現在要做、可以做的,是承認那四十年統治所造成過哪些傷害,
對哪些人哪些事是理應抱持歉意的。

做準備!咬緊牙關邁向執政路


一個國家命運、氣勢扭轉,最關鍵、卻也最難的,
就是出現真正不同性格的政黨。很多敵對的政黨,
其實骨子裡是一模一樣的,
祇是在不同權力位置上,表現不同態度罷了。

邁向執政,國民黨要一直問自己:我們真的和我們討厭的民進黨不一樣嗎?
我們最討厭民進黨什麼?
一旦我們執政了,我們可以不要做同樣的事嗎?

討厭民進黨貪腐,那麼怎樣讓自己有一天執政了不貪腐?
討厭阿扁出爾反爾,
那麼怎樣確保自己執政了可以有一致的原則?
討厭阿扁硬拗,那麼看看國民黨內,
真的可以革除掉從自己的立場去硬拗的文化嗎?
討厭民進黨操弄民粹情緒,
那麼國民黨有辦法在民粹手段以外,
激發出什麼樣的社會熱情?


真要執政,要有效執政,國民黨需要做的事多得不得了。
歷史對國民黨多好!
現在竟然有施明德等人站出來,去做對抗陳水扁的事,
國民黨不需站到第一線上去。
有比這個更好更便宜的事嗎?國民黨還有什麼藉口,
不趕快躲在第二線,咬緊牙關動員一切資源、力量,為執政做準備?

手慌亂出錯時,好好磨練砥礪自己跨欄的技巧,
以及增強自己的肌力和速度。

台灣的未來,不是決定於哪個黨執政,而是決定於:一個獲得執政權的黨,
到底為執政做了多久、多少、多正確的準備!

(本文是楊照九月十三日在國民黨中常會之講稿)

1 comment:

  1. I am dknys2. Keep writing and give us more life recor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