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0, 2011

反核這件事


日本的核災加上核四公安事件頻傳
台灣反核四的聲浪又起
看到今天有反核遊行
不知道為什麼 就想起大學時候讀書會
那時候放給學弟妹看的紀錄片
豬頭皮唱的反核歌曲



還有2000年阿扁宣布核四停建前沒多久
保育社一群人一起去行政院抗議興建核四 要阿扁實現政見的晚上
終究核四沒有停工成
阿扁因此被藍媒包裝成蠢蛋才會去決定核四停建
那時心情雖然無奈 卻也只能想說
既然這是人民的決定 那就這樣吧
反正我們所謂的環保人士
就是被大家認為是一群打高空 不顧飯碗的人

過了十幾年
雖然反核的理念依舊
聽到反核遊行 卻不似去國光石化案遊行般
有那股熱血上街頭
大抵是覺得 這個對環境最不友善的政府
連現在可以掌握的政策都不會做(如國光石化)
更不要談去扭轉過去錯誤的決定

雖然如此
還是佩服那些今天願意走上街頭的人
大家都知道 這是狗吠火車
還是願意去一下

延伸閱讀

★東北。關東大地震(4)--核爆發電廠的千賭一輸★

Thursday, July 15, 2010

強挖農民私有地 苗縣長花公帑替弟開路



強挖農民私有地 苗縣長花公帑替弟開路

繼竹南科學園區用地徵收的粗暴畫面登上國際媒體後,苗栗縣長劉政鴻再遭縣民指控,濫用公權力侵占山坡地保育區的農牧用地,以及農民基於公益捐出供大眾通行的產業道路,在未經地主同意下進行道路拓寬。而這段用公帑闢建的8米寬道路,竟只通到劉政鴻弟弟劉政池的土地前,地主們在投訴無門下只好狀告法院,並於日前打贏官司拿回土地。
全文見 台灣壹週刊 477期


縣府拓路侵佔民地 敗訴還地

自由時報 2010-7-16
苗栗縣政府涉侵佔私人土地,地主賴春旺獲勝訴,縣府已刨除柏油鋪面還地,道路前方為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的土地入口。(記者彭健禮攝)
苗栗縣府表示,拓寬苗12之 1線道路,是考量眾多遊客、道親參訪天賜自然生態園區,及當地酪農、住戶需求。(記者彭健禮攝)

〔記者彭健禮/苗栗報導〕苗栗縣府拓寬苗12之1線道路,地主賴春旺控告縣府竊佔土地,在他的私有地鋪柏油供公眾通行,苗栗地院判決縣府敗訴,縣府已刨除柏油、返還土地;由於拓寬路段剛好在縣長劉政鴻胞弟、台灣郵政董事劉政池的土地附近,賴春旺也控告劉政鴻涉嫌圖利,「為自家人開路」,苗栗地檢署偵辦後認為罪證不足,裁定不起訴處分。

為胞弟開路? 縣長不起訴

劉政鴻昨天到造橋鄉、後龍鎮交界處的苗12之1線的拓寬路段會勘,他表示,當地有一貫道知名的「天賜佛院」及3戶酪農戶、20多戶住家,因為常有遊覽車進出天賜佛院,酪農戶也需要用卡車載運飼料,道路狹窄不敷需求且易生危險。

他說,後龍鎮民代表魏水樹等人及天賜佛院在96年4月向縣府陳情拓寬,縣府會勘後認為有拓寬必要,因鑑界疏失才引發侵佔民地的爭議。

劉政鴻表示,拓寬道路是因應天賜佛院、酪農戶及多數民眾的需求,全線已拓寬到 5米以上,絕非只拓寬到弟弟的土地附近。

賴春旺的胞兄賴木旺昨天也到場說,他們兄弟基於公益,也捐出部分土地供政府闢建鄉道,但96年7月發現自家農牧地的樹木被推倒、土地被剷平,才得知縣府侵佔私有地來拓寬道路,詢問縣府後,才發現縣府僅憑地主劉冠延(劉政池兒子)一人的同意書就輕率拓寬,且僅拓寬到劉政池的土地入口處。

劉政池表示,發生爭議的路段是既成道路,路燈、電桿位置都未改變,縣府是依道路現狀改善,他用兒子劉冠延的名義無償提供部分土地供縣府拓寬,是為了改善通往天賜佛院的道路交通,與他的3千多坪土地開發案無關。

天賜佛院主任委員莊金平說,天賜佛院自然生態園區佔地約十公頃,因風景優美、花木扶疏吸引許多道親及遊客,遊覽車進出頻繁,為了道路交通安全,支持縣府拓寬


花公帑替弟開路? 劉政鴻駁周刊報導將提告
【聯合報╱記者胡蓬生/後龍報導】
2010.07.16 03:47 am
針對周刊報導指苗栗縣府拓寬苗12之1線道路是「縣長花公帑替弟開路」、「強挖農民私有地」,縣長劉政鴻昨天率員現勘並澄清,強調周刊及部分電視台扭曲事實,想炒作成五都選舉議題,對他非常不公,他將提告。

苗12之1線是從台13甲線(尖苗公路)通往天賜佛院、阿義埤方向,引發爭議的拓寬路段,距尖苗公路口約200公尺,柏油路面已刨除,縮減成單線車道。

劉政鴻指出,當初台鐵改善豐湖平交道,將原在底下的小路與尖苗公路銜接,92年傅學鵬縣長任內並編定為苗12之1線,因路窄且近年到天賜佛院的遊覽車多,縣府接受陳情、會勘後決定拓寬,當時公告拓寬路段的地主是他姪兒,他弟弟劉政池為地方交通,樂於捐地開路。

他說,拓寬後因地主賴木旺主張地遭占用,重測發現確有偏移,經法院裁定,刨除路面還地,但現有路況影響交通安全,仍將協議價購或徵收,設法改善。

劉政池也到場說明,強調道路拓寬並非為通往他家土地,當初提供土地同意書時,公告的地主確實是他家人。

賴木旺說,希望全案依法行政,占用到他的土地,就必須復舊還地,未來如要拓寬,應有完整計畫。

【2010/07/16 聯合報】@ http://udn.com/

Monday, July 12, 2010

新聞:十八位中研院院士提案院士會議反對國光石化設廠





上週結束的中研院院士會議,出現了院士提案不知是否經大會確認通過的疑雲。十八位生命科學組院士連署提案建議政府停止興建八輕,也就是預計興建在彰化沿海溼地上、可能危害白海豚生態及養殖業甚鉅的國光石化。提案的理由包括了影響溼地生態、威脅居民健康以及增加總體的碳排放量。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的胞兄廖一久院士亦名列連署院士之一,格外引人矚目。

此次中研院院士會議期間,生命科學組院士於議案分組討論時,任職台中中國醫藥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的院士周昌弘臨時提案建議政府停止興建耗能源及大量產生碳量之八輕石化工廠。獲得出席分組討論院士24人中19位的同意通過,並取得其中18位院士親簽署名排入院士會議之第12案。親簽提案者包括有:
周昌弘、林秋榮、廖一久、張傳炯、
彭明聰、陳培哲、林仁混、李國雄、
莊明哲、廖運範、林榮耀、賀端華、
陳定信、伍焜玉、龔行健、洪明奇、
王惠鈞、陳建仁

其中廖一久院士的專長領域便是廢水排放影響最鉅的水產養殖業,被稱為草蝦養殖之父的他,是現任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的胞兄,出身中部的豐原市,也是國光石化所排廢氣首當其衝的汙染範圍。另外,連署院士的專長也多半是環境生態、公衛、生醫、藥理、毒理、肝臟、癌症及血液權威,國光石化對於生態與民眾健康的影響,不言而喻。

此案提至院士會議大會之日期為上星期三也就是七月七日院士會議結束的前一天。由於當日會議時程的關係,院長承諾於次日週四也就是院士會議的最後一天完成此一建議案成為院士會議決議的法定程序。不料,最後一天院士會議的大會討論到第八案就結束了,此一由生命科學組院士連署要求院士會議作成決議反對八輕設廠的提案,陷入是否已經通過成為院士會議決議的疑雲。

據了解,此次院士會議在時間內共討論了八個提案,其中包括數理組應增設工程院士以及呼應馬總統「彈薪」之高等教育師資及研究人員薪水應予以大幅提高以吸引人才任教的公教分離提案。

周昌弘表示,過去院士會議大會都相當尊重個分組討論的意見,許多來自分組的提案多半經大會討論就算通過,除非是爭議性很高的修改法規或院士會議制度上的變動才會耗時較多。雖然這次似乎是因為大會時間的關係而導致第九案之後都不能在大會中做成決議,但他們仍相信院裡會妥善處理他們的提案,成為第29屆院士會議的共同決議。

資料來源:公視

Sunday, June 27, 2010

經濟學人: 沒有自由貿易這種事

按:台灣大家不都知道 不用錢的最貴這個道理?

經濟學人 99年6月25日
原文
此翻譯稿轉自ptt 譯者為iorison

台灣與中國在6月29日將要簽下一份自由貿易草案(早收清單),這看似六十年來兩岸最大的變化。親中總統馬英九所建立的ECFA,讓台灣在接下來兩年出口到大陸的貨品有539項可以關稅減免,兩年後還有更多項開放。但這也激怒了台獨人士,他們認為這是中國要統一台灣的策略。

馬先生希望這個協定可以解決台灣在世界被排擠,還有面對中國產品壓力的問題。中國和東協的貿易協定在一月生效,台灣部份在ECFA裡的產業一定會被東協威脅到。馬先生希望ECFA能鼓勵其他國家跟我們簽訂類似的協定,他認為下一個就是東協了。

但反對人士仍有許多懷疑的理由:台灣兩個很重要的出口:聚氯乙烯和聚乙烯在幾個月的爭執中被移除了,不過整體來說早收清單目前還是對台灣有利的。539項台灣出口市值138億美元,而中國的267項關稅減免只有市值29億美元。再者,中國之前在WTO已經在農業和漁業給於台灣關稅減免,並表示永不求回報。

中國的讓步還包括在兩年內,讓台灣的銀行可以在分行使用人民幣,而不是WTO所規定對國外銀行的3年。這很像中國跟香港的銀行在2004年協定,但馬先生沒發現這兩者也太像了,畢竟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最後,兩方未來可以簽訂智慧財產權的協定,可以幫助台灣公司在華語娛樂市場和高級水果,能在大陸打擊盜版。

中國的慷慨很明顯有政治意圖。中國在1996年發射導彈中得到教訓,武力行為只會讓台灣選民選出台獨的候選人。所以現在改成經濟糖衣來代替。希望這將會讓選民在2012年投給馬先生的國民黨,而不是民進黨。

所以馬先生最好現在能證明ECFA會幫助台灣與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不然他就會面對民眾的強烈反對。主要是台灣在這份協定自稱「台灣」,用「中華民國」雖可以讓選民開心,但卻會激怒中國。用「中國台灣省」則會適得其反。馬先生已經談過可能的妥協方案,台灣在WTO的稱號為「台灣、澎湖、金門、馬祖獨立關稅領域」。民進黨認為中國會用這個命名(台灣)讓其他台灣的自由貿易協定變為無效。中國發言人迴避了這個問題。

馬先生最好確定ECFA可以解決經濟問題。他說本島雖在金融海嘯重創,但今年第一季依然有32年以來最高的13.3%GDP成長。但就算失業人人數降低,他的聲望依然下跌。結構性失業(勞方專長不是資方要的)人口仍然是一個問題,而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中。經濟成長不見得可以讓許多台灣人民分享到,但ECFA對他們而言:是一個令人恐懼且根本就是與中國訂婚。

在年底五都選舉前,馬先生將要展現更多的經濟成長。這將是2012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民進黨已經準備好要與國民黨一戰了。

Monday, May 17, 2010

看得見儒艮的山丘



Cocco - ジュゴンの見える丘 / 看得見儒艮的山丘


中文歌詞 (來源
依然蔚藍的天
依然湛藍的海
彷彿永不結束的純白色

靜靜地承受著讓人想哭的夢
除了珊瑚的沙沙聲響
別無其他的聲音
     
好了 可以了 閉上眼就好
好了 可以了 休息一下吧
      
不需要傷悲
只要一首溫柔的歌 便足夠了
傾注在你身上的一切
希望成為正確的 溫柔的

這五彩繽紛光芒四射的世界
承繼 接繫 連綴著
坦然的呈現吧 
         
你要往何處去呢?
縱使哭泣疲倦
不知名的小花 也依然會為我綻放

張開眼吧 我回來了
醒過來吧 請相信我
我渴望著你的笑容

在我應該守護的那些東西中
明日將會造訪的
希望都是正確的 溫柔的

希望成為正確的 溫柔的
希望都是正確的 溫柔的
-------------------------------
附上中國時報的報導
國際專欄-兩條美人魚救沖繩
2010-05-18 中國時報 【張瑞昌】
二○○七年六月廿一日,兩條儒艮(Dugong)現身沖繩名護市大浦灣,當地電視台派出直升機進行拍攝採訪,記者在空中俯瞰海面,目睹她們在大海並肩優游的美麗身影,雀躍之情溢於言表,講到激動之處,彷彿和家人重逢般熱絡。

 透過現場直播,沖繩人既興奮又開心,古老神話裡的美人魚,再度回到沖繩海邊,有如一則大自然向島嶼傳達的幸福信息,鼓舞了長期被壓抑而苦悶的人心。那一年七月七日在「Live Earth 」氣候危機全球演唱會上,知名的沖繩女歌手Cocco(本名真喜志智子)演唱創作歌曲〈看得見儒艮的山丘〉,以歌聲獻給傳說中的人魚。

 形似海牛的儒艮,尾鰭呈現像海豚一樣的Y型尾,突出嘴外的獠牙宛若大象的遠親。由於幼小儒艮都是吸吮母親乳汁,加上雌性胸鰭旁長著一對乳房,躍出水面時,竟有若婦人樣,這種長相奇特的海洋哺乳動物,遂成了文人墨客筆下的美人魚。

 因為人類的濫捕殺戮,儒艮已被國際間列為瀕臨滅絕的保護物種,而沖繩名護市附近海域則是全球最北端的儒艮棲息地。沖繩人將那兩條儒艮當作老友,不是沒有原因的。二○○三年八月廿七日,當她們出現在大浦灣引起騷動時,沖繩媒體就曾出動SNG車追蹤報導,相隔四年,兩條美人魚宛若夫唱婦隨再現蹤影,沖繩民眾視此為吉祥之兆,敞開雙臂、熱烈歡迎。

 保護儒艮,其實也是保護沖繩。從美軍普天間基地計畫搬遷至名護市施瓦布軍營區以來,反對派始終都以擔憂儒艮生存環境遭破壞為由,今年四月中旬,以「保護儒艮」為名的東京環保組織,向防衛省等部門遞交請願書,希望政府遵守國際自然保護協會於二○○八年發出有關保護儒艮的協議,不要在沖繩沿海展開影響儒艮棲息地的建設工程。

 沖繩人不僅要將普天間機場趕出繁華市區,也反對遷移至沖繩縣內,結合人魚傳說的保護儒艮行動,無疑是非常有力的訴求。出身那霸的女詩人歌手Cocco,在○七年那場夏天演唱會對創作初衷的描述,就是最好的例子。

 崇尚自然的纖細女孩這麼說著,在那一座看得見美麗人魚的山丘上,美軍打算要蓋一座給直升機使用的機場,雖然沖繩人再三反對,但日本政府卻執意配合興建。直到沖繩人用公民投票表達反對意見之後,美軍機場的工程才停止施工。然後,消失多時的儒艮竟然在二○○七年六月回到大浦灣,讓沖繩人開心不已。

 Cocco為美人魚回家寫下了一首歌,而且是限定在沖繩發行的單曲,她說,「我不是政治家,是個歌手,好像不能捍衛什麼,所以只能唱歌!」Cocco的歌聲,感動了無數人,包括電影《橫山家之味》導演是枝裕和。〈看得見儒艮的山丘〉很快地席捲沖繩,躍居銷售排行榜冠軍,當年十一月終於在全國發行。是枝裕和就是在此時受到感動,並且決定為她拍攝紀錄片。

 是枝說,「看過那年夏天現場演唱的影像之後,我就有拍攝這部片子的念頭,她如此投入的演唱,只為了兩條儒艮,這讓我感動萬分,希望能將那份感受的心情回饋給對方,而我可以做就是為她拍攝紀錄片。」○八年十二月,記錄Cocco巡迴演出及故鄉生活的紀錄片《但願你還好:Cocco永無止盡的旅程》舉行首映,人們將跟著Cocco的歌聲、影片的腳步,陸續造訪青森的核燃料再處理工廠、廣島的原爆紀念館、沖繩的姬百合塔…。

 五月十六日,在細雨霏霏的沖繩宜野灣市,反對派再度動員超過一萬五千人的群眾,以手牽手的人牆包圍普天間機場。報導指出,這是普天間基地自二○○五年以來第五次被包圍,今年四月廿五日沖繩縣曾舉辦一場聚集約近十萬人的縣民大會,要求將機場搬遷至縣外。包圍行動再次傳達了沖繩居民堅決反對縣內搬遷的意志。

 我突然想起只喜歡唱歌、不喜歡穿鞋、家中沒電視也沒電話的音樂才女Cocco,她曾經在人氣鼎盛之際毫無預警的宣布退隱,然後又像傳說的美人魚一樣重返歌壇。普天間機場外的包圍,一定有很多人是受到Cocco歌聲的感召,為了美麗的家園,為了看得見儒艮的山丘,勇敢地站出來,佇立在夏日雨中,堅定地表達他們的心聲。

 你聽過那首溫柔而堅毅的歌曲嗎?Cocco在歌詠沖繩的碧海藍天和珊瑚之美外,也不忘儒艮帶給沖繩人的激勵,歌詞最後寫道:「希望你能笑容永駐,那麼驅使明日造訪所有值得守護之物的一切,都將會是正確而且溫柔的。」

 兩條美人魚,一股堅定的保護信念,多麼美麗溫柔的力量啊!

Monday, January 11, 2010

尷尬


很多朋友以為我們二月要回國是因為工作確定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大概就跟我現在的處境一樣 尷尬
其實在台灣的工作還沒有確定
不過似乎機會又很大
就差那麼一步
但是這個一步到底是要再等10天 還是一個月 還是三個月
卻又不是操之在己

所以 花一大堆功夫 去另外申請博士後的獎學金留在劍橋 好像又很奇怪
像現在這樣打定主意回台灣
好像心理又不是那麼踏實 幾月可以開始領薪水都不知道
於是只好盡量不要去想
就像之前求的籤講的一樣

功名事業本由天 不須掛念意懸懸
若問中間遲與速 風雲際會在眼前

就當做工作是確定一樣 試著安心地努力工作
「不須掛念意懸懸」...

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新年


2009是特別的一年
雖然對於拿到博士這件事沒有什麼感覺 (甚至連畢業照都沒有拍)
不過2009應該會是我們完整待在國外的最後一年

研究上面來講
今年是倒吃甘蔗經歷無數投稿被拒絕後
終於在09年的十月開始接連有兩篇文章被接受 而且另外三篇前景看好
其中特別開心的是我冠羽的研究
一篇花了兩個禮拜寫的(加上一個禮拜等別人意見修改)
很快地被一個不錯的期刊接受
讓我的信心指數提昇不少

同時搬來劍橋以後
跟這裡的老闆也合作超級愉快的
似乎很快變成了好朋友
一個禮拜都會一起去系上的交誼廳喝兩次咖啡
就像在康乃爾的三老闆一樣
他也是那種五分鐘就可以了解你說的興奮突破是什麼的那種人
加上劍橋這裡老師教書的份量不像美國那麼重
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一起討論
所以 研究上面的進展也很快
應該在2010會跟他一起至少有兩篇不錯的文章吧
也跟他學了不少東西

同時也還是跟康乃爾的三個老師保持聯絡著
分別有不同的合作在進行著
其中跟大老闆合作的review經過無數次修改後
(老婆看他寫給我的e-mail說 連這個都要注意 難怪你要改這麼多次)
終於已經接近完稿了
說實話 我真的不知道寫一篇長的文章有這麼多東西要注意
這也大概是大老闆文章算起來不多 但是常常都是經典的原因吧
所以在這兩年合作這篇文章的過程中
對我的寫作技巧也是提昇不少

我想我可以一直過得這麼順利
是運氣好在各個階段一直有這麼多個貴人相助
還有最感謝就是我的老婆啦
跟著我東奔西跑 辛苦地照顧著小Wii
也感謝來英國幫忙的媽媽
忍受英國又濕又冷的冬天
讓我可以更專心工作

很少許什麼新年願望
不過 今年我非常的希望在2010可以有三篇文章被頂尖的期刊接受
總共可以有再五篇被好的期刊接受
(才不會顯得自己只是自我感覺良好:p)

2010大家台灣見!

Wednesday, December 9, 2009

轉貼:南方朔觀點-崇禎併發症:自戀型領袖的誤國


南方朔觀點-崇禎併發症:自戀型領袖的誤國
* 2009-12-08
* 中國時報
* 【南方朔】
 北京故宮的後門有小丘,叫做煤山。上有當年崇禎皇帝自縊的那棵樹,原樹兵燬,後人重植,已枝葉扶疏,成了大樹。多年前一個秋日黃昏,我到該處憑弔,繞樹三匝,古木悲風,訴說的都是歷史的悽愴和反覆的愚蠢。

 在此重提明朝崇禎皇帝,並無任何借古諷今的念頭。而是用當代政治學的標準來分析,崇禎乃是所謂「自戀型領袖」的最標準樣本。領袖的極端自戀,小則誤己誤身,大則誤國誤民,崇禎的自戀,就是個「誤」,他「誤」了一切。

 崇禎乃是典型的誤國亡國之君。可是他即位之初不是這樣的。當時魏忠賢濫權,朋黨營私,崇禎立即殺魏忠賢並全面罷黜他的黨羽,看起來很有一點中興氣象,崇禎也自己照鏡子,愈看愈得意,真的以為自己是蓋世無雙的明君。於是由自戀轉自大,由自大變成剛愎自用,刻薄寡恩。明末出了一堆混蛋皇帝及大臣,但他們再怎麼混蛋,還是知道要替國家留一些能吏勇將,去做他們沒有能力去做的事。但自戀刻薄的崇禎自以為是,認為天下只有他是對的,別的人都不盡忠報國,於是他連國家最後的名將熊廷弼、袁崇煥這種人都敢殺。他在位十七年,只相信自己和身邊一群新的奸臣小人,搞到國事日非,民生更苦,最後是貧苦農民造反所形成的流寇,在李自成率領下攻入北京。最荒謬的是,崇禎到了最後還不認為亡國是他的責任!他自縊煤山之前,在衣襟寫了遺詔,仍有「然皆諸臣之誤朕也」之句。自己把天下搞垮,還以為與他無關,都是別人的事。這種混蛋皇帝,真是自戀到了瘋狂昏瞶的極致!

 崇禎皇帝自戀自大自以為是,乃是自戀型的領袖走向瘋狂的極端代表。近代政治學對領袖的自戀人格著墨極多。一般而言,領袖有適度的自戀,把自戀轉化成自尊自重以及催化出的自我能力的嚴格要求,這未嘗不是好事,但領袖病態的自戀卻也所在多有。那種領袖只愛自己,不愛任何他以外的別人,永遠活在自我的良好感覺裡,相信自己永遠不會錯,責任都在別人。當一個國家出了這種自戀型的領袖,老百姓只有「挫咧等」的份了。

 當代知名的領導學專家波耶特(Joseph H.Boyett)在近著《選民進化論》(Won’t Get Fooled Again)裡,有一個專章談自戀型領袖。他指出,自戀型領袖在達到權力的高峰前,由於自戀所創造出的形象很迷人,而且自戀的負面效果還沒有累積到足夠的量,人們普遍會對自戀型領袖寄予過高的期望,因而有利於他快速攀上權力高峰。但到了這時,自戀型領袖的人格及能力特質裡的巨大缺點就會開始暴露,而使他站到很陡峭的滑坡邊緣,很容易快速下墜,波耶特還特別條列出自戀型領袖的許多負面領導症狀,我在此將其中比較有現實性的若干缺點摘要列出:

 ──他喜歡刻意表演自己的一些專長,如秀自己的英文,他總覺得自己永遠對,都是別人誤會他、嫉妒他、中傷他;他看不起別人,總認為別人沒什麼,他貢獻最大;他的語言裡,最常出現的是「我」這個字;他沒有同理心也不想有同理心;他不需要了解別人,只要別人了解他;當別人談到他的問題時,他通常都會做別的事,用行為語言表示不耐煩;他喜歡用道德語彙自我包裝,顯示完美;他對年齡與身體有病態的敏感;他不信任別人,只相信小圈子親信;他拒絕別人分享成功,也拒絕承擔過失;他的決策草率但都有理由;他從不肯定下屬,只要下屬效忠。

 因此,自戀型領袖是可怕的,他在自戀裡誤人誤己,誤天下誤蒼生。他搭纜車快速上高山,迎接他的卻是個大滑坡。也正因此,自戀型領袖自己要小心了,必須像拚助選一樣拚著去消滅自己的自戀自大;而這種自戀型領袖的徒眾也要小心了,這種人的自戀自大,乃是他們搖旗吶喊造成的。他們要幫助消滅自戀自大,已不能繼續搖旗吶喊,而應敲鑼打鼓的嗆出不滿之聲,看看自戀自大是否老天爺保佑脫胎換骨!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Saturday, November 7, 2009

洋基封王紐約遊行

video
棒球真的是美國人生活的一部分呀!
封王兩天就有個大遊行 據說有百萬人參加
大家一起享受這種喜悅
城市的認同感 也在這樣的過程中 無形地被強化吧

我想這也是棒球對台灣這麼重要的原因
我們真的很少東西 是讓大部分的台灣人都喜愛
可以有一些共同的經驗
從而可以深化 大家對台灣的認同吧
(影片來自MLB官網)

Sunday, November 1, 2009

轉貼:無正直領導!談判打群架 政府像街友


《星期專論》無正直領導!談判打群架 政府像街友
記者鄒景雯/專訪
2009-11-2 自由電子報
政府決定開放美國牛內臟、絞肉進口引起國人譁然,與中國的ECFA洽簽,同樣因決策不透明備受外界批評,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理事長、前國安會副秘書長張榮豐受訪指出,任何國際談判都是屬於雙重的賽局,若不做好國內溝通,終將失去民意,甚至迫使協議無法履行。政府無法以國會或民意做為談判的後盾,自棄民主國家的優勢,是最愚蠢的。

他同時強調,國安會為了推卸責任強調對美談判為「集體決策」,已把政府糟蹋成有如龍山寺的街友。如果沒有好的指揮系統,再加上沒有正直的領導風格,而用打群架的方式去談判,ECFA的結果已可想而知。

記者問:國安會秘書長蘇起說「台灣將面對全面談判時代的來臨」,從談判專業的角度,你認為馬政府上台後在整個涉外事務工作中犯了哪些錯誤?

張榮豐:談判是一個系統工程的概念,而且談判永遠只是手段,為的是達成一個目標。談判新手常犯的錯誤就是把談判當成目標,為談判而談判。專業談判實際上分成三個階段來做,第一個是準備階段,第二個是程序性磋商,最後是上桌的實質談判。首先,就準備階段來說,當雙方都有談判需求之際,就要先設定自己的談判目標,在此有六個步驟必須先完成。

第一步,必須分析目標的可行性、合理性。在這次與美國的牛肉談判中,美國出口到台灣的牛肉金額並不大,所以想用牛肉去推動TIFA、軍購、免簽證這麼大的東西,基本上不可行。簡單的說,好像拿玻璃去換鑽石。因此在這回談判中看不到政府的目標是什麼,說不好聽,只是接受對方的勒索而已。

第二步,為了進一步達成這個目標,必須談哪幾個議題?在這裡很關鍵的是,千萬不要去談對手所設定、而且是對自己的目標有重大傷害的議題,否則你再會談也會輸掉。例如,議題是談牛肉內臟開放的數量多寡,並照著美國的要求去談,最後只會是多開放與少開放之別,你並沒有換得什麼東西。

第三,每個議題會有哪些選項?以開放牛肉這個議題來講,選項就有,二十或三十月齡以下、肉塊、帶骨牛肉、牛內臟、高危險部位等。

第四,每個選項對我方的影響?這必須透過對專家及利害關係人的深度訪談以及民調,來確定每一個選項對我方的影響,以便排列談判讓步順序及底線。同時也根據這個做出與利害關係人及民眾的溝通計畫。

第五,要創造談判以外的最佳替代方案,英文是BATNA。去談判一般要準備兩套計畫,一個是與對方談判的計畫,一個是可以同樣達成目標的替代方案。替代方案若愈強,你的談判地位就會愈好,籌碼就會愈多,這點經常被忽略。例如你要到中經院應徵,如果先拿到台經院給你六萬元薪資的職位,這就是你的BATNA,因此你與中經院談判就可用此提高在中經院的薪資。

還有一個叫「保留價值」,就是你雖然沒有取得台經院的位子,但你知道在台北市生活最低是三萬五,否則無法立足,這三萬五就是保留價值。

那如何設定「談判底線」:BATNA和保留價值哪個高,那個就是你的談判底線。對弱國來講,即使較沒BATNA,也有保留價值,像這次牛肉事件,政府說沒籌碼,但人民健康就是保留價值。基於這點必須禁止內臟等高危險部位進來,這個談判底線你可以用立法院通過決議、衛生署制定進口管制或檢疫辦法等方法把它鎖住,否則很容易就會被逼退,這次看起來政府都沒有做。

例如二○○二年與美國的稻米談判,美國曾逼迫我們將稻米配額由十四萬噸提高到二十一萬噸,後來沒有達成,因為我們就運用立法院決議把底線鎖死。

第六,做完這些評估後,必須用同樣的這些步驟去評估對手。通常會設立談判的資訊組,去搜集對手的資訊。通過以上六個步驟所產生的各種資訊,更專業的談判人員會再利用談判模板「template」,來模擬談判的情境、可能的結果,以及我方的策略。

進入程序性磋商這個階段,主要的工作有,透過實際交手收集資訊、修正準備階段的談判策略、安排有利達成我方目標的議程。

最後進入實際談判時,其實工作很簡單,當結果符合我方目標時,就簽訂協議,否則就不惜破局、重新安排下一輪談判。

江丙坤代表 道德風險高

問:你強調溝通與民意的重要,但是馬政府卻專注於「保密」的必要,牛肉與ECFA事前都諱莫如深,一個成功的談判該如何看待這兩個矛盾的概念?

張:任何國際談判都是屬於雙重的賽局,一方面要與對手談判,一方面要與國內溝通,這一點,不論是牛肉談判或是ECFA,政府都非常缺乏。民意為什麼重要?例如這次牛肉的案子,不管馬總統或蘇起事後做了多少辯解,但是你看到媒體民調有七十二%無法接受這個談判結果,這都說明一個事實,政府已經脫離民意了。長達十七個月磋商的過程,他完全沒有與民意、尤其是國會溝通,也沒有與消費者保護團體、醫界等利害關係人溝通。因此,即便他有百般說詞,最後民意很簡單,就是總統支持度掉了十四個百分點。而所謂最嚴格標準也不是事實,日本規定二十個月以下牛肉才可進口,政府並沒有比照日本。

秘密談判確實有其價值,一般而言在公開談判的門檻太高時,這時就會使用秘密談判來開局。例如兩個國家公開喊價會喊很高,宣稱你先撤兵才有談判可能,這些條件公開收回又有困難。

但是,許多文獻告訴我們,過度依賴秘密談判的後遺症就是激化其國內的衝突、談判團隊內部分裂,而最後失去民意的支持,甚至迫使協議無法履行。

談判中另一個最容易出問題的是資訊不對稱所引起的「道德風險」問題。談判代表在第一線,談判者比委託者獲得的訊息還要多,他利用這種資訊優勢來謀取個人的利益。這問題在談判中時常出現,因此國際談判一般很忌諱談判者與對手有密不可分的利益,特別是利益有很多不透明之處。

我無意針對個人,以江董事長而言,他過去很努力在為台商奔走,我認為他做為台商代言人是非常稱職,可是進一步成為我們的海基會董事長或是談判代表,就越過了界線,尤其又到處推銷ECFA,就更容易引起道德風險的疑慮。

又如他過去是華聚董事長,未來兩岸談技術規格的認證問題,勢必要委辦民間,屆時華聚是否出來承攬的?這會引起國人很大的疑慮。

此外,談判最忌諱的是自我設定時限,因為這會使談判條件迅速惡化。例如你去買房子,尚未成交就公告諸親友十二月三十日一定要搬進去,建商聽到了,他只要等到那天你自然就不得不接受他的條件。政府不管是去年的三通、現在的ECFA,總是為自己定一個時限,這是完全違反談判的專業。

問:這次牛肉談判,蘇起稱是「集體決策」,你怎麼看?

張:談判是一個團隊作戰的工作,嚴密的指揮系統跟作業程序就很重要。這個指揮系統中,包括決策者、主談者、資訊蒐集組、策略擬定組、後勤支援組。各部會依其業務執掌納入以上編組,既有明確的分工,又需充分的合作。其中決策者就是拍板定案的人,因此講什麼「集體決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是不專業的說法。為了推卸責任,把政府糟蹋成散兵游勇,或是龍山寺的街友,值得嗎?

馬總統上任以來,幾次重大的危機,外界都可以看到國安會的影子,但該負責時又推得一乾二淨,最後讓一兩個政務官出來當替死鬼、犧牲品。例如歐鴻鍊、夏立言,這一次又差點是楊志良。這種缺乏正直(integrity)的領導風格,政務官是不可能將其生涯交給高層指揮,人民也無法託付國政。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領導道德問題,馬總統如果不正視此點,將導致不可收拾的信任危機。

提升競爭力 才是最重要

問:以談判的專業角度,你怎麼看待政府對ECFA的談判準備?

張:現在根據談判步驟,來檢視政府的ECFA談判:首先,在目標方面,我方提出的避免邊緣化、國際接軌、規範兩岸經貿秩序,不是流於空泛,就是一廂情願。較接近的真相是,一些產業想在中國取得超前WTO的待遇。反觀中國提出,比照WTO待遇消除我對中國在經貿、投資上的歧視,比較務實。馬總統信誓旦旦,不會開放中國農產品、勞工來台,是否做得到呢?即使第一年不開放,那第二、第三年呢?要談ECFA,從目標就必須深思熟慮,而不是用宣傳的手法來定目標。

其次,有關談判議題方面,由於ECFA目標不具體,所以議題不是依我方需要量身訂做。而是抄襲香港CEPA、東協加一,或其他FTA的拼裝車。但我們和香港、東協產業的結構完全不同,這是最大可議之處。

第三,有關各議題下的選項,目前缺乏對產業、專家的深度訪談,以及對民眾的民調。所以無法評估不同選項,對我經濟、民眾生活的影響。因此對談判的讓步順序、底線,以至整個談判策略都難以制定。

第四,在BATNA方面,對台灣而言,改善國內投資環境、提升產業競爭力是最基本的BATNA。但目前僅靠MOU、ECFA…等消息面來繁榮股市、支撐經濟都是捨本逐末。其他政府可強化我方BATNA的方式,尚有善用WTO爭端解決機制、以堆積木方式,和美、日、歐盟等進行有實無名的FTA項目之合作。

第五,在評估保留價值、設定底線、以及國內溝通方面,由於目前都是政府以文宣材料,片面餵食民眾,還不准打嗝,也不許吐出來。這是粗暴的文宣手段,而不是溝通。溝通是傾聽民眾的訴求,再提出配套措施,以釋民眾疑慮。目前的作法是無法以國會或民意做為談判的後盾。這種放棄民主國家談判優勢的作法,是最愚蠢的。

第六,在了解中國ECFA的談判資訊方面,由於從陳總統時代以來,政府的委託研究偏重台商、兩岸關係,而忽略中國經濟基礎研究,所以要準確了解中國ECFA策略,恐怕不易。但反觀中國對台研究的深入,利用各種研討會蒐集資訊的用心,兩岸高下立判。

最後我必須指出,目前政府公開強調ECFA明年春天非簽不可,這種自我設定時限的作法,將在談判教科書上留下一個經典的負面教材。正確的作法應是,在內部要求政府團隊簽訂ECFA的決心,但公開宣稱沒有時間表,不過現在已經太遲了。此外,如果沒有好的指揮系統、分工,再加上沒有正直的領導風格,而用打群架的方式去談判,結果可想而知。